欢迎来到 - 九酷在线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情日记 > 思念日记 >

记者手记|感恩与牵挂相伴一生

时间:2019-07-02 08:52 点击:
抗日战争胜利后,为了对孩子进行系统的正规教育,遵照胶东行署的指示,1946年2月,胶东育儿所第一次把60多个不吃奶的孩子集中到莱阳,过集体生活。在漫长的岁月里,和

  感恩与牵挂相伴一生

  □ 本报记者 陈巨慧 

  抗日战争胜利后,为了对孩子进行系统的正规教育,遵照胶东行署的指示,1946年2月,胶东育儿所第一次把60多个不吃奶的孩子集中到莱阳,过集体生活。还有160多个吃奶的孩子仍然分散在农村抚养。当年秋天,因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山东,育儿所工作人员和孩子全部迁回田家村。

  1948年,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发展,育儿所从山区搬到离乳山县城较近、交通方便、房舍宽敞的平原地带腾甲庄村。这时,育儿所已有300多名孩子,工作人员达七八十人。为了提高保教质量,育儿所根据年龄把孩子分成小学部和幼稚园。

  1952年7月,根据上级指示,胶东育儿所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,除少数工作人员调离外,其余全部同孩子一起移交给乳山县,改名为乳山县育儿所。1955年8月,乳山县育儿所撤销。原胶东育儿所还有九名孩子找不到父母,乳山县育儿所曾两次登报为孩子查找父母和亲属。对找不到父母和亲属的孩子,由乳山县机关工作人员领养,至此完全结束了胶东育儿所的工作

  去乳娘王葵敏家采访时,他的儿子、和乳儿同名的政文就守在院子里。儿子很孝顺,但92岁的王葵敏还是无法抑制对于乳儿政文的想念。

  问王葵敏是否想乳儿,王葵敏回答得越是风轻云淡,越是让人心疼。这个孩子让王葵敏牵念了一辈子,可她从没听他叫过一声娘。写稿子的时候,记者努力地把与政文相关的所有信息都写进去,希望能让政文或他的亲友看到,让王葵敏老人能够在有生之年再见到他日思夜想的政文。

  和王葵敏一样,曾经哺育的乳儿成了许许多多的乳娘们一辈子的挂牵。崖子镇东凤凰崖村的那棵大树下,肖国英老人曾经常站在那里向远处的村口眺望,望眼欲穿地在等她的小远落。晚年病重时,肖国英只能趴在窗台上,隔着窗户往屋外看:“苦菜花开了,远落没有回来;苦菜花枯了,远落还没有回来,我多想再见见他啊!” 

  养育之恩大于天。司晓星对于乳娘一刻不曾忘记。参加工作后,她就开始了漫漫寻亲路,由于工作太忙,寻亲之路断断续续,没有很大进展。退休后,司晓星几乎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寻亲上,多次沿着父辈革命战斗的足迹寻找,都因线索少、年代久远无果而返。直到2015年冬,司晓星辗转确认了自己的乳娘就是姜明真,并在一个大风之夜敲开了姜明真的家门。老人已经去世。她生前执意不愿搬离原来的旧屋,跟儿子说:“我要等晓星回来,我怕搬走了,晓星找不到回家的路。”司晓星痛哭不止。

  在漫长的岁月里,和司晓星一样心系乳娘的乳儿们,凭着儿时对乳娘的残存记忆,历尽一生苦苦寻亲。在胶东育儿所旧址纪念馆里,播放的寻亲故事同样感人至深。

  2015年9月,乳儿梁恒力在小姨王玉欣的陪同下走进央视大型公益寻人栏目《等着我》,寻找她和姐姐的乳娘李青芝。梁恒力和姐姐梁恒心,一出生就被安排在乳娘李青芝家里,没吃过亲生母亲一口奶。当时村里孩子都得了天花,乳娘把全部精力都放在照顾姐姐上,自己的孩子不幸夭折。4岁时,乳娘知道她俩在田家村集中供养,就提着装有鸡蛋和巧果的篮子,走了一百多里地去看望,此后就再没见过面。梁恒力苦苦思念着、寻找着乳娘,一直没有结果。70多岁了,怀着再不找就来不及了的心情,她终于走进了《等着我》节目,只为找到乳娘,再喊一声“妈妈”。当“希望之门”打开时,乳娘李青芝86岁的儿子高京堂走了出来。三位老人相拥而泣,久久不愿分开。

  乳儿对于乳娘的感情是至真至纯的。司晓星接受电话采访时,整整30分钟的时间,她的诉说几乎一直伴随着哭泣。当她说出对不起乳娘姜明真一家人后痛哭失声时,记者也觉得特别对不起她,不仅让一个原本身体就不好的77岁老人情绪如此激动,而且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。这种对于至亲无法弥补的愧疚,远不是几句话能够宽慰的。

  司晓星说,在她心里,最亲的人就是乳娘姜明真。这种特殊的亲情,虽带着鲜明的时代印记,却在岁月的积淀下越发珍贵。感恩与牵挂会相伴一生。

  如今,胶东育儿所的微信群里已经聚集了40多个“小朋友”。他们时常追忆童年往事,也会相约结伴回到乳山,看看那片哺育自己长大的红色热土。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