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 - 九酷在线网 ! 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故事 > 亲情故事 >

留美博士“

时间:2019-09-01 06:20 点击:
背负父母的血泪艰难高飞 王时军现年29岁,江苏省扬州人,父亲王大伟和母亲林阿娇都是农民,他是家中独子。 王大伟夫妇收入全靠种田。为了儿子的学费和日常开支,王大伟每天忙完地里的活,就开始收鸭毛、鹅毛,再卖给羽绒制品公司赚点差价。他每天骑着自行

  背负父母的血泪艰难高飞

  王时军现年29岁,江苏省扬州人,父亲王大伟和母亲林阿娇都是农民,他是家中独子。

  王大伟夫妇收入全靠种田。为了儿子的学费和日常开支,王大伟每天忙完地里的活,就开始收鸭毛、鹅毛,再卖给羽绒制品公司赚点差价。他每天骑着自行车,奔波在各个村庄。

  一天,王时军的班主任打电话给王大伟,说他儿子最近上课老开小差,成绩下滑得厉害。等王时军回到家,王大伟并没有批评儿子,而是把白天收鸭毛的袋子拿到儿子面前:“为了给你攒学费,我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任务,每天至少赚够十元钱。我今天一共收了4斤鸭毛,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,袋子也摔破了。”王时军看见父亲的膝盖摔得伤痕累累,哭着说:“爸,这学我不上了。我跟你一起去收鸭毛。”王大伟一把推开了儿子:“你要是心疼我,就好好争气,考上一所好大学。”那晚,天气非常冷,王大伟一瘸一拐地冲进了风里,冒黑去收鸭毛……父亲的辛苦,让王时军一夜长大。

  从那以后,王时军再也没有偷过懒。在同学和老师们眼里,王时军是个门门学科“拔尖”的好学生。王时军没有辜负父亲的苦心。2003年,他凭借优异成绩考入中国科技大学。接到入学通知时,王时军却高兴不起来:学费怎么办?4年下来,学费生活费至少4万元,这笔钱足以压垮父母。父母身体本来就孱弱,难道他真的要累死父母吗?

  这年9月,当王时军拿着父亲东借西凑起来的7000元学费时,含着泪说:“爸,以后别给我寄学费了,我自己打工去赚。”

  见儿子如此懂事,王大伟很欣慰,但他命令儿子说:“你只要好好学习,钱我和你妈会想办法的。”这话令王时军的眼泪喷涌而出。

  儿子上大学后,王大伟更拼老命了,他不顾自己的腰椎伤,没日没夜地到工地上干活。长时间劳作,加上睡眠不足,王大伟的精神头大不如从前。在王时军读大二时,王大伟在和几个工友搭脚手架时,他右手的三根手指被碾碎了,无法续接,成了一名残疾人。出事后,怕儿子担心,王大伟一直瞒着王时军,每天又开始走街串巷收鸭毛。林阿娇担心不已,劝说丈夫不要再拼命了,可王大伟根本听不进去,他还严令老伴不要将真相告诉儿子。

  就这样,直到事故发生两年后,王大伟拿到了11万元的赔偿款,王时军才知道了真相。看着父亲残缺的手指,他泪如雨下,哭着对天发誓:“我一定要努力,让父母过上好日子。”

  靠着这笔赔偿款,王时军读完了四年大学,并在毕业后,考上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全额奖学金的5年硕博连读。

  喜讯传来,整个小镇沸腾了,这是该镇这么多年来,第一个最牛的学子。一时间,平时很少有人来的王大伟家门庭若市,镇领导也上门来慰问,亲朋好友也拿着礼金前来祝贺。大家对王时军的出息和前途羡慕不已。王大伟笑得嘴都合不拢,他在镇上的酒店,摆了十几桌筵席答谢亲朋。

  带着无上的荣光,2007年秋天,王时军信心满满地登上飞往美国的飞机。那是他第一次坐飞机,他回望着身后的土地,含泪念叨着:爸妈,等我,等我在美国混出个模样来,就接你们到美国享福。

  然而,到了美国后,王时军才深深懂得了现实的严酷。他要生活,就必须勤工俭学。美国不是天堂,像他这样的留学生在加州比比皆是,找一份既能保证学习时间,又轻松一些的工作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为了生存,王时军只有去餐馆端盘子,洗碗。由于竞争激烈,他还要随时面临被炒掉的危险。有时,为了交付学校的一些额外费用,他还要同时打几份工,日子过得异常艰辛。

  王大伟夫妇始终认为,儿子已经去了美国,而且念的是顶级大学的研究生,那就是成功人士了。

  虚无的优越和真实的严酷

  一天,王时军打电话给家里时,母亲忍不住掉起了眼泪,说自己最近非常想他,问他能不能抽空回来一趟。王时军才想起自己已经来美国两年了。他何尝不是日夜思念父母,可回家的路费在哪里?怕母亲担心,王时军自然不敢如实说,他打着哈哈对母亲说,自己最近太忙了,要帮教授开发课题,得等春节再看有没有时间。实际上,一挂断电话,王时军就发起了愁:回家一趟,光机票就要人民币近万元,他如何才能筹到啊?

  在强烈的回家愿望下,王时军同时兼职了两份洗碗的工作,由于他的手对洗涤液过敏,反复蜕皮,导致手指发炎溃烂了。由于找不到更好的工作,他硬是咬牙挺了下来。就这样,他苦熬了近四个月,终于凑齐了回国的路费,这才于2010年春节前夕回到了扬州。

  听说王时军回国了,亲友再次纷纷上门来,邀请他去自己家做客,每一家都竭尽所能地为他接风洗尘。王时军的大学同学听说他回来了,也纷纷邀请他到自己所在的城市去玩。在上海、昆山、海门等地,已工作的同学,都在抱怨国内的环境,并对王时军由衷地羡慕。期间,王时军给大家分发一些巧克力之类的小礼物,暂时忘了在美国的艰辛和心酸,一种衣锦还乡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他暗暗对自己说:王时军,你要扛过所有的苦,等你毕业后在美国找到好工作,下一次就能荣归故里了。

  这样的日子维持一个月,王时军又回到了美国,又坠入了无边无际的学习、劳作和孤寂里。父母希望他交女朋友的期待,又成了他新的枷锁。其实,令他羞于启齿的是,已过25岁的他从未谈过恋爱。在国内念大学时,他也曾暗恋过一个同系的女孩,但由于忙于打工,更怕辜负父母的期望,他硬是把那份爱掐死在了萌芽里。来美国后,他每天生活得像个陀螺,更不敢追求女孩了。

  有几次,王时军和一个在北京开公司的大学同学网上聊天,他由衷地说了句:“如果我在美国混不下去了,就去投奔你啊!”同学当即回了句:“不要拿兄弟开涮。你这种高科技人才,只要博士毕业那就是一步登天了,你就安心留在美国吧!”这些话,其实也是王时军平时一遍遍告诉自己的,他就是靠这些憧憬,熬过所有的艰辛。现在,从别人嘴里得到印证和肯定,让他又鼓足了信心。

  从那以后,每每觉得自己支撑不下去了,王时军就和国内的一些同学聊天,在他们的羡慕里,他再满血复活。就这样,这个在美国近乎生活在最底层的学子,在现实的残酷面前,靠来自国内的和自己虚幻的憧憬,虚构着未来,借此也消除内心的迷茫。

  • 共2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下一页
  • 分页:12 3

    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    顶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